<sup id="8392v"></sup>
<del id="8392v"></del>
<del id="8392v"><noframes id="8392v">
<strike id="8392v"><xmp id="8392v">
<label id="8392v"></label><strike id="8392v"></strike>
<var id="8392v"></var><label id="8392v"></label>
<strike id="8392v"><dfn id="8392v"><strike id="8392v"></strike></dfn></strike><sup id="8392v"></sup>
<sup id="8392v"></sup>
<delect id="8392v"><noframes id="8392v">
<label id="8392v"></label><var id="8392v"></var>
<strike id="8392v"></strike>
<sup id="8392v"></sup>
<label id="8392v"><div id="8392v"><del id="8392v"></del></div></label><button id="8392v"><xmp id="8392v">
<delect id="8392v"></delect>
<button id="8392v"><xmp id="8392v">
<label id="8392v"></label>
<button id="8392v"><xmp id="8392v">
<label id="8392v"><noframes id="8392v"><button id="8392v"></button>
原创

第95章 神秘的牧天大人-都市之狂婿战神叶锋洪青烟师父-笔趣阁

第89章跳的越高摔得越惨 陈宇目光灼灼的盯着约翰,沉声说:“如果我猜的没错,你们研发时做实验的对象全是欧洲人,副作用同样适用于我们华人吗?” “废话,约翰专家和他的团队,全部生活在欧洲。欧洲又是卟啉病的多发区,实验对象都用欧洲人怎么了?” 眼看许梦龙马上就要治好,却被陈宇硬生生打断,肖秀蓉十分恼火的怒喝道:“闭嘴,没让你走,已经是我忍耐的极限了,不要得寸进尺!” 约翰用十分鄙夷的目光,对陈宇三人指指点点道: “一个退休的老人,两个不懂事的孩子,会治什么???连一件白大褂都不穿,一点无菌意识都没有,竟然还敢对我们神圣的研究出言不逊,可笑至极!” 陈宇的眼神突然变冷,心说看在许明辉的面子上,对肖秀蓉可以容忍。 但你一个外国来的鸟人,拿着质量不过关的胶囊坑人,瞧不起国粹中医,看我不揭穿你们的丑恶嘴脸! “既然研发对象均为欧洲人,没在亚洲人身上用过,你们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,统计过吗?”陈宇大声质问道:“你不知后果,也敢盲目用药,这就是你们所谓的研究?” “是啊,照这么说,用在许公子身上,存在一定的风险!”林老神医恍然大悟,急忙出言应和道。 “那可怎么办,约翰专家,你确定没问题吗?”许明辉担忧的问道。 约翰作为主要研发负责人,到底怎么回事,比谁都更清楚??砂字秩撕突浦秩颂逯什煌?,导致药效不匹配,实在是极小概率事件。 为了面子,以及故意和愚昧落后的中医唱反调,他冷哼道:“能有什么问题,白种人黄种人,都是人,同样有效,你们真是不懂装懂,少见多怪!” “专家说得对,大家都是人,凭什么我儿子用不了?!毙ば闳爻雒姘锴?,更加恼火道:“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,你才多大,岂容你指手划脚,再胡言乱语,给我滚出去!” 她怕得罪了专家,急忙对着约翰,恭敬的赔礼道歉?!岸圆黄?,我老公识人不明,给你们添麻烦了,请不要见怪,继续为我儿子治病?!?br/> 陈宇鄙夷地撇撇嘴,这年头,最不值钱的就是专家。去京城拿砖头拍人,拍倒十个,能有九个是专家,还有一个是大学教授。 已经缓解了不少的许梦龙,一脸惨白地旁观几人之间的对话,嘴唇动了动,想要表态,但顾及到母亲的颜面,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。 作为当事人,领略到老神医超绝的针法后,他更偏向信任陈宇一方多一些。毕竟身体的变化,只有他自己最清楚。 “哎!”许明辉重重叹息一声,夹在老婆和陈宇等人之间,左右为难。 陈宇的脸色恢复平静,又回到座位上,余光时刻不离许梦龙的身体,观察他的情况。 先让所谓的约翰专家再跳一会儿,跳的越高,他会摔得越惨! “法克,愚昧的华夏人,居然还迷信中医那一套,真是搞笑?!痹己怖涑叭确砹艘痪?,在肖秀蓉的催促下,将胶囊喂许梦龙吃了下去。 许梦龙‘咕噜’一声咽肚,听从约翰的嘱咐,靠在床头静坐,默默感受身体的变化。 据约翰所说,不出二十分钟,胶囊就会见效。 可是二十分钟过去,约翰询问过后,许梦龙摇了摇头,忍不住打个哈欠,回答道:“我感觉犯困,身体似乎没有任何变化?!?br/> “不可能,或许是许先生体质特殊,见效慢。没关系,我们再等一会!”约翰看了眼表,不慌不忙,瞥向陈宇等人的目光,充满了轻蔑。 小子,还敢质疑我,白日做梦,我们代表的可是欧洲最顶尖的血液病权威! 陈宇同样回给一个冷冽的眼神,暗骂外国鸟人就这水平,连给林老神医提鞋都不配,还敢装,待会儿有你好果子吃! 在场所有人,除了陈宇以外,再次紧张激动的等待起来。 又过了五分钟,约翰有点坐不住了,急切问道:“现在呢,怎么样了?” 许梦龙揉了揉脑袋,极力睁大眼睛,才勉强保持清醒,没昏睡过去,懒洋洋的回答道:“除了好像睡觉之外,还是没有感觉?!?br/> “快半个小时了,还是不行,这就是你说的一会?莫非你们欧洲人都没有时间观念?”陈宇适时站出来,讥讽质问道。 此时许梦龙的表现,已经露出副作用的端倪。 约翰的心跳加速,额头开始冒汗,压根没心情回答陈宇的质疑,依旧固执地等候。 母子连心,注意到儿子的变化,肖秀蓉的脸色越来越差,心心念念全部在许梦龙身上,也顾不得站出来为欧美专家撑场面了。

本文页面地址:www.gongzhicn.com/txt/197090/

精美评论

Comments

14
除了你永不再爱”,
企图

我喜欢你,

我会
帘卷西风,
为喜
算不算贪心。

热门推荐:

  第144章 你才是坏人-女总裁的贴身兵王全文阅读免费-笔趣阁 第四百八十七章拉拢-山村绝品小神农-笔趣阁 第95章 神秘的牧天大人-都市之狂婿战神叶锋洪青烟师父-笔趣阁